您的位置: 主页 > 1991-1999年民谣流行与传统流行并行-中国流行音乐

1991-1999年民谣流行与传统流行并行-中国流行音乐

  1991-1999年,歌手除了依赖电视传媒“晚会”“大赛”外,MTV音乐电视开始以崭新的面貌推动了原创,同时各地电台的“音乐歌曲排行榜”盛行,为流行音乐多元化,歌手个性化和更新换代起到巨大推动作用。此时,偶像派歌手与实力派歌手泾渭分明,原创作品开始年轻化、商业化。此期间的港台歌星“四大天王”张学友、刘德华、郭富城、黎明等群星及作品的影响占据唱片、演出的半壁江山。

  于文华演唱的《纤夫的爱》(崔志文/万首曲),火风演唱的《大花轿》,江涛演唱的《愚公移山》(卞留念曲)成为九十年代“乡村民谣流行”的代表人物。

  老狼、朴树分别演唱的《同桌的你》(高晓松词/曲)、《白桦林》(朴树词/曲)成为“校园民谣流行”的代表人物。

  艾敬、李春波、孙浩、谢东分别演唱的《我的1997》(艾敬词/曲)、《小芳》(李春波词/曲)、《一封家书》(李春波词/曲)、《中华民谣》(冯小泉词/曲)、《笑脸》(陈翔宇曲)成为 “城市民谣流行”的代表群体。

  刘欢演唱的《弯弯的月亮》(李海鹰词/曲)、 影视插曲《千万次的问》(刘欢曲)、《好汉歌》(易茗词/赵季平曲)、《从头再来》(陈涛词/王晓锋曲),还有后来的《你是这样的人》(宋小明词/三宝曲),影响整个年代。

  田震演唱了《野花》(田震填词/刘君利曲)、《干杯朋友》(杨海潮词/曲)、《执着》(许巍词/曲);毛宁演唱了《涛声依旧》(陈小奇词/曲)、《晚秋》,还与张咪分别演唱的《蓝蓝的夜蓝蓝的梦》(张海宁,张全复词/张全复,毕晓世曲),奠定了他们在歌坛的地位。

  期间,古典流行开始抬头。由屠洪刚演唱的《中国功夫》(宋小明词/伍嘉冀作曲)、《霸王别姬》(陈涛词/冯晓泉曲)、《精忠报国》等。

  朱哲琴演唱的《阿姐鼓》(何训友词/何训田曲)代表着中国世界音乐创作走向了世界。

  李娜、李琼分别演唱《青藏高原》(张千一词/曲)、《嫂子颂》(裘逸词/张千一曲)、《山路十八弯》(佟文西词/王原平、尹建平曲)都形成俗称“民通”民歌流行风格。

  那英演唱的《山不转水转》(张藜词/刘青曲)、《雾里看花》(阎肃词/孙川曲)、《征服》(袁惟仁词/曲),并与王菲合唱《相约九八》(靳树增/肖白曲)、与孙悅演唱的《祝你平安》(刘青词/曲)、与田震演唱的《好大一棵树》(邹友开词/松山千春曲),使她跃升为新生代的实力派代表人物。

  毛阿敏演唱的《光荣与梦想》(赵麟曲)、《同一首歌》(陈哲词/孟卫东曲)也影响至今。

  孙悦、陈明、林依伦、黄格选、高林生等人,还分别演唱的《心情不错》(甲丁词/卞留念曲)、《快乐老家》(浮克词/曲)、《爱情鸟》(张全复曲)、《春水流》(高枫词曲)、《牵挂你的人是我》(杨湘粤词/李汉颖曲)等一批有影响的作品。

  孙楠演唱的《不见不散》(张和平词/三宝曲)《红旗飘飘》(乔方词/李杰曲),甘苹、周冰倩演唱的《大哥,你好妈》(陈小奇词/曲)、《真的好想你》(李汉颖,杨湘粤词/李汉颖曲)在大小排行榜上均有不俗的表现。

  还有轮回乐队、指南针乐队、窦唯、蔚华分别演唱的《烽火扬州路》、《选择坚强》、《艳阳天》、《现代人》也在弥补摇滾歌曲的弱势。

  韩磊在电视剧中演唱了《走四方》(李海鹰词/曲)、《天蓝蓝海蓝蓝》(周振天、付林词/韩磊曲)等影视插曲而异军突起。

  这十年,出现一批新人新作,陈小奇、陈涛、宋小明、乔方等新词风为流行音乐带来了更加贴近人文气息和现代时尚意识。徐沛东、刘青、张千一、三宝、李海鹰、张全复、毕晓世、张宏光、薛锐光、王晓峰、卞留念、肖白、李杰等中青代作曲家、音乐人成为九十年代流行音乐创作主体。(文/赵碧清)

  央视春节特别节目《中国词儿 世界范儿》今天推出第三集《花样祝福说文化》。拍摄者们有的在工作岗位上,有的在旅行途中,有的和家人一起,他们用自己熟练或者不熟练的中国话,讲述着他们眼中的中国。

  ”据法国官方数据显示,赴法旅游的中国游客中,传统团队游逐渐减少,选择个性化、主体化的旅游产品,深度了解法国的自由行游客占比已近一半。无论是中国所拥有的世界最大的国内旅游市场,还是世界第一大出境旅游国和世界第四大国际旅游目的地的国际地位,都是中国在世界旅游业中争取话语权的重要依靠。

  “北崇少林,南尊武当”,相传一代宗师张三丰,在道教圣地武当山悟出“内家拳法”,注重内功和阴阳变化,自成一派。武当剑,实质是武当派内家拳法的延伸,是武当山诸多剑法的统称,虽“剑无成法”,却能因敌变幻,刚柔相济,端倪莫测,曾有“天下第一剑”的美名。

  新闻热线:法务部邮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节目覆盖情况反映热线:

  1991-1999年,民谣流行与传统流行并行-中国流行音乐40年回顾之三,艾敬、李春波、孙浩、谢东分别演唱的《我的1997》(艾敬词/曲)、《小芳》(李春波词/曲)、《一封家书》(李春波词/曲)、《中华民谣》(冯小泉词/曲)、《笑脸》(陈翔宇曲)成为 “城市民谣流行”的代表群体。

上一篇:有些离别一旦开始便是永远 《醉乡民谣》里的插
下一篇:以纪实风格出名的民谣乐队五条人:“其实我们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