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一本作业簿的“奇幻之旅”:一个暖人的小故事

一本作业簿的“奇幻之旅”:一个暖人的小故事

  81本没有用过的作业簿,被一名上海书商从收购站收回,打算免费送人。一名青海中学教师知道了,想将它们运到青海,送给山区的学生。一名快递员知道了,决定免去快递费。

  这名书商说,快递也需成本,不如快递费众筹吧。于是,快递员收了成本费,书商发起每人0.1元的众筹,将这批作业簿送到了青海。故事简单,我们用作业簿第一人称的视角,还原了这个故事。

  我是一本平平无奇的作业簿,学校里最常见的那种,封面上写着**学校,下方让写上姓名班级。大多数情况下,我们的一生极其简单——期待着学生在纸张上或工整或潦草地写满字迹,再进入回收渠道,最终被打成纸浆,聊此一生。

  从印刷厂出来后,我的第一位主人,嗯,怎么说呢,你们可以理解为是一个勤奋好学的中学生,家中教辅书堆成小山,作业簿堆得没有山那么高,但是,起码也是小山上的大石头。

  主人很争气,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但收拾书本时发现作业簿没用完,于是把“一片空白”的我卖给了废品收购站。

  唉,虽说我平平无奇,可作为一本有追求的作业簿,我也不想这一生一片空白啊!

  就这样,我在上海蓝村路55弄附近的废品收购站静静地躺着,直到有一天,一位二手书商从这里经过。我还记得,收购站老爷爷叫住了书商,指了指我们,“这些,要不要?”

  二手书商朱凤涛收购81本空白作业簿。 本文图均为 朱凤涛 供图书商看起来60岁左右,满头大汗蹲在地上一本一本整理:包括我在内,一共81本作业簿,还有少数高档笔记本。重点是,我们都没被用过。

  我们的家换到了书商的书店。那天,我在书店中静静躺着,看着书商一会儿给我们拍照,一会儿走来走去,一会看着我们发呆。

  趁着他走开时,我打量了一下这家也开在蓝村路的书店,各种书都有,基本都是旧书,收拾得倒是井井有条。店里陈设的隔断、花瓶、字画啥的,看着应该也是收来的。门口牌匾上写着:小朱书店。

  还没看完,小朱就回来了,停在我面前发了朋友圈,我也瞄了一眼,大概内容是说,今天收了81本练习簿,都没有用过的,哪家小孩要,他送给他们。

  时间久了,我才知道,小朱本名叫朱凤涛,今年60岁,但逢人便说“我是小朱”。他的小朱书店在业内颇有些名气。几年前,他开在塘桥路地铁站的书店差点开不下去,后来政府、书友出力,才在蓝村路重开了现在这家店。也许是感念大家的善意吧,这几年小朱时不时捐些书,做些善事,也算回报社会。

  这一次,小朱发朋友圈没多久,就有一名叫马桢峰的中学老师跟他联系了。大意是说,作业簿他全要了,可以送给山区的学生,也算是激励他们好好读书,将来走出大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马老师说,他出快递费,请小朱将作业簿们打包寄到青海。

  然后我的小朱老板乐坏了。马桢峰是青海省大通朔山中学的老师,去年到藏区支教半年,平常也时不时地自己掏钱,捐些书和本子给乡村孩子。前阵子,马老师来上海培训,抽空到店里淘书,和“小朱”互加了微信。没想到,还成就这么一段因缘。

  第二天,小朱打电话给快递公司,让他们上门取件。来取件的快递员叫高原,因为经常有业务往来嘛,高原和小朱也算是朋友。

  称了称分量,5.74公斤,运到青海的快递费,60元。有意思的是,高原知道我们的来历和用途后,居然要免掉快递费。小朱说,“那也不能让你垫这个钱啊。”这两人僵持不下时,旁边一位书友半开玩笑地说“那就众筹”吧。

  我的小朱老板一听来劲了,就出主意说:“高原你只收成本价30元。我去微信里发起众筹,看到微信的人,每人发一毛钱红包给我。”

  决议通过,高原当场掏出一毛钱给小朱,小朱二话没说收下了。接下来的事就出乎意料了:很多看到小朱朋友圈的人,线元地发给他,而我的小朱老板呢,就一笔一笔,不厌其烦地扣除0.1元,剩下的再原路退还给人家。

  “大方”的人多了,小朱最后不得不发微信声明:只要发一毛钱红包给我〈注意!!!千万不要多发,如果多发,多余的我一定会转给你。千万不能增加我的“麻烦”。

  小朱是否筹够30元我不知道。不过,现在我已躺在青海大通朔山中学的收发室里了,等着开学以后被马桢峰老师领走,再送到那些需要我们的学生手中。

  对了,忘了告诉你们,那位叫高原的快递员是安徽人。这几年,他时不时地会从小朱这里,买书寄给家乡的幼儿园。他说,自己读书少,在外打拼,常常会想起家乡的留守儿童和老人们,他希望能多寄些书给他们,希望孩子们茁壮成长。

上一篇:【图片故事】“蟑螂先生”驯虫记_图片频道_新华
下一篇:半个多世纪“斯瓦希里语”的“中国故事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