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直播平台的沈阳故事:陪伴、情义与被激励的粉

直播平台的沈阳故事:陪伴、情义与被激励的粉

  这有天然的逻辑契合性,东北有着全国能力最突出的网红,这里的直播被戏称为“轻工业”,YY活动走出广东大本营的第一站,沈阳成为了那个天选之城。

  三天时间内,我们在这座东北亚大都市见证了一次直播文化的线下汇集,粉丝们带着自己的故事,从全国各地赶来见日夜陪伴的“家人”,处处充满着“peace and love”。

  作为直播发展史见证者的YY,现在它瞄准了线下娱乐空间,想用联动的形式再度引领直播文化的潮流,“我们想做成一个顶级的音乐节”,欢聚时代董事长兼代理CEO 李学凌表示,

  接下来YY嘉年华将进行全国巡演,这意味着平台的两大流量方,粉丝和主播将以更频繁的方式进行有效连接。同时,这也是赋能城市空间娱乐意义的有效探索。

  9月22日,天津大哥陈伟乘坐高铁来到沈阳,他受利哥“邀约”前来,同时抵达的还有来自全国其他的一百多位粉丝,这是利哥粉丝群体一年几次大型线下聚会的其中一次。

  粉丝们称利哥为老头,陈伟喜欢他已经有十年了。老头是较早一批入驻YY的主播,陈伟业很快被他的喊麦吸引到, “很有才气”,更重要的是他的作品“有着草根一样旺盛生命力”,老头像一个江湖大哥般的存在。

  “老头给我们灌输的思想很重要,天道酬勤,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以这个为信条”,陈伟很笃定,他说老头是网络平台上唯一一个低调行事的网红,“他就是从社会底层起来的人啊”。

  大哥作风业存在于现实中。前来参加粉丝嘉年华的全是利哥抽取的,“差旅食宿全由利哥负责” 来到沈阳的第一晚上,利哥就带着所有粉丝团去了夜未央,这是沈阳第二大夜店,“我们把整个第二层都包了”。

  此后八大碗,农家院,真人cs、参观沈阳故宫,都是利哥为粉丝安排的“节目”,陈伟解释为何这种亲密关系,“他现实中很低调又没有什么朋友,除了和一些主播外,就属和我们粉丝玩得开心”。

  事实上,直播在过去时常伴随一些争议,但在与粉丝们打交道过程中我们发现,对于多数人而言,直播更多是生活中的陪伴,但对于更小部分粉丝而言,或许还有生活之上的意义。

  2009年齐智高中毕业,由于身体原因不能报考自己喜欢的专业,同好朋友绝交让他更加迷茫,“我不知道是复读还是去上大学”,此时《魔兽世界》正好停服,齐智误入YY看到了九局,“原来喊麦也可以如此减压放松”。

  《刀山火海》、《喊麦之王》、《霸气回荡》这些都是九局的成名作品,齐智说他的歌词里面很多都写到了“男人”、“重生”等等,“是这些信念一直支撑着我”。

  9月23日的粉丝见面会结束后,齐智找到了九局要了张合影,他在朋友圈写到,“九年无憾了,期待下一个听你MC的九年”。

  9月24日下午在利哥的舞台表演期间,我们见到了几位来自山东的主播,他们同意有着类似有怪异的发型,“我们这次来就是来看我们的大哥的,利哥就是我们大哥”,这听起来颇有点朝圣的感觉。

  这几位主播表示,利哥已经不仅仅是网红主播了,他参加综艺节目、参加网大拍摄、推个人单曲,“利哥是大明星,就是我们的网红教父”,事实上利哥只是YY主播中众多想要突破社交圈层的其中一位。

  最成功的还是今年爆火的摩登兄弟。9月22日当晚众多粉丝挤进舞台区,各式应援口号和互动让这场演出同明星演唱会并无二致。

  摩登兄弟成长于YY,却在抖音上实现了爆红。在欢聚时代COO李婷看来,这并不需要去做二元对立的判断平台优劣,“他在抖音吸了粉丝,再导回给YY,这其实是一件非常划算的事情”。

  李婷表示YY一直在尝试让主播实现圈层跳跃,“摩登兄弟在粉丝数接近200万时,YY就开始介入进去帮助其更好地进行社交内容的打造”。

  在主播的挖掘过程中,YY会投入其成长阶段相对应的力量。例如欢聚传媒今年改名为欢聚影业,“专门做经纪业务,帮助主播上各种节目和主流平台”,以户外直播起家的霹雳爷们儿,今年在YY以及万合天宜的出品帮助下,一起打造出了12集的同名迷你剧。

  过去几年,直播平台为了实现更大的流量红利一直想要进行主播明星化的打造,此前斗鱼即宣布投入10亿元实施“主播星计划”,对潜力主播给予资源扶持。

  这是直播平台挖掘发展空间的大通道,但李婷同时也表示“未来充满了很多的不确定性”。

  此前YY打造的1931女团即宣告失败,反而成员选手马剑越通过《奇葩说》而走红,“演艺圈的红有一定的偶然现象,平台要做的是赋能好内容”。

  在打造主播明星化的同时,直播平台越来越意识到线下活动的重要性,粉丝与主播间的陪伴感需要在线下得到释放。

  在当地的安保要求下,后者活动被限定在每日只能卖4500张票,这让活动规模打了折扣。相比已经运营好几年的斗鱼直播节,首届YY粉丝嘉年华在规模上并不算大。

  但粉丝嘉年华的“带货”能力还是不小。YY工作人员告诉河豚君,此次活动所在的沈阳K11娱乐综合体,嘉年华活动为其带来了超过25万的人流,“三天的营业金额达到1000万”。

  “我们希望打造出一流的音乐节”,这是李学凌想要达到的愿景,他认为这一逻辑相对清晰,“同一帮有流量的人合作,向另一帮人输出流量”。

  输出方和被被输出对象就是主播和粉丝。氪金打赏是线上付费,那么类似嘉年华活动无疑就是“线下付费”,这已是经受过证明的方法论,充分挖掘主播潜力,引导线上线下娱乐潮流的融合。

  不要低估陪伴的号召力,几位粉丝均表示以后的嘉年华都会去参与。十月份主播九局在老家安徽张罗了一个粉丝活动,齐智表示他已将其列入了行程中。

  对于已然可以在线上规模化而言,首届YY粉丝嘉年华无关于线下野心,它仅仅只是一次线下活动的新开端,而音乐节的期许似乎在当下有着诸多的困难,如何将流量带入更广泛的社会群体中,这是主播们和平台方要共同努力的。

  “我们不是为了挣钱,更多的是希望通过活动提升品牌和打造YY粉丝嘉年华这个IP”。

  利哥就是东北直播文化的典型代表。他从修理工到主播再到平台网红,陈伟称他贵在勤奋和真诚,喊麦作品切中人心,“他就是屌丝逆袭的最佳典范”。

  利哥不仅是网红主播,其成立的舞帝公会已成为全国数一二的大公会。今年舞帝公会搬来了沈阳, “能更好地吸取人才”,舞帝公会宣传总监光头寡(艺名)对河豚君表示,主播和演艺人才是舞帝接下来重点招聘对象。

  “为什么东北盛产主播”,这是一个古旧的问题,光头寡说东北有二人转的传统,有丰富的民间艺人储备,“网络时代的来临给予了他们发展空间”。

  三联生活周刊此前给予了一条更富历史维度的解释,其在《东北人都是大明星》报道中称,东北是在漫长寒冬中孕育出了底层平民娱乐形态,“这种文化热闹、粗俗、有喜剧感,甚至带着一些野蛮”。

  此外重要的是,东北地区过去经济一直比较落后,这种平民的娱乐形态并未受到发达娱乐形式的影响,这让二人转一直延续到现在,“对延续民间艺术起到很大作用”。

  东北主播文化流行已是事实,在YY网红群体中,摩登兄弟就来自于辽宁丹东,利哥出身于吉林公主岭市,东北主播数量冠领全国,“轻工业直播”随即成为社交网络调侃东北的落点,作为曾经共和国很长一段时间的工业城市,这并不光彩。

  但这种戏称似乎正在被官方所接受,在通稿中其指出直播的迅猛发展促进了东北地区互联网+文化产业的融合,“直播拉动了沈阳当地经济发展,成为地区产业和经济复苏的重要一环”。

  这或许就是YY此次嘉年华落地沈阳的关键逻辑。作为直播重镇的沈阳,天然地适合举行与之相关的文化活动,“大环境和大范围,沈阳的确是首选之城”,光头寡说。

  对于YY等互联网平台方而言,“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在慢慢固定下来,这样才会形成真正的品牌”。

上一篇:成龙获音乐类大奖 叶蓓分享《青春无悔》背后故
下一篇:世界旅游日:听听旅游达人们的故事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